关灯
护眼
字体:

章一三八 一个时代的落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本来就该是头儿的位置。oM”

    莫德雷德在盔甲前单膝跪下,行了一个骑士宗主礼,平静地说:“头儿身上流着阿克蒙德的血脉。虽然在最近一万年里,阿克蒙德这个姓氏并不是深渊最强大的种族,甚至连跻身第一流都有些困难,但深渊仍然是头儿生命印记最根本的源头。这里,阿比斯深渊,是一切深渊的尽头,也是一切深渊的起源。阿比斯深渊之主,就是所有深渊的至高者。”

    李察抿紧嘴唇,听着。

    “所以我和头来到了这里,只有在永恒圣战之地,阿比斯意志的领域,受到眷顾的深渊血脉不死不灭。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头儿复活了,然后头儿和我来到这里,干掉了上一任的深渊之主,头儿就成了深渊之主。” 莫德雷德的语气十分轻松,李察却觉得每一个字都沉重如山。

    莫德雷德继续说:“成为阿比斯深渊之主,那么阿克蒙德的血脉就会重新获得深渊的青睐,在今后的岁月中,又会有阿克蒙德的大领主出现,他在人间的血脉也会变得更加强大。”

    李察骤然握紧了拳,又松开,吐出一口气,“那他为什么要拦截我?放我过去,或者是直接说明,不是更好吗?”

    莫德雷德耸耸肩,说:“那是头儿,但更是阿比斯深渊的意志。守卫通道,以及维持永恒血战战场的稳定,是深渊之主的两大职责,也是压倒一切的本能。你想要穿越通道,头儿就必然要阻止你。你是在和深渊意志战斗,并不是和头儿在战斗,那个时候头儿根本就认不出你。”

    李察目光中掠过森然寒意,说:“既然你很清楚,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莫德雷德笑了几声,转过头看着他,双眼中是无星苍穹般的深浓夜色,“告诉你干什么,让头儿杀吗?我说过,那时头儿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他只是深渊意志的化身。可是如果你知道了头儿的身份,还会全力战斗?只要稍有犹豫,你就会死在深渊意志的手上。而现在,这个结局其实很不错,头儿早就想要解脱了。”

    李察默然许久,才说:“既然是这样......那他为什么还要坐在这个位置上?”

    “我刚才说过了,是为了阿克蒙德!你知道,头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李察隐隐觉得,他或许知道偶尔会在灵魂深处感觉到的那个巨大且恐怖的意志来自于哪里了。即使到了世界的最深处,这个男人,也始终在关注着他。

    李察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天空中巨大的漩涡。现在遮挡在漩涡前的无形屏障已经大幅削弱,透过漩涡,可以看到通道另一端挤着无数奇形怪状,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它们彼此拥挤吞噬,拼命也要从漩涡中涌出来。

    看到这一幕,李察终于明白阿比斯深渊意志为何会把守护通道当成自己的本能。深渊意志不光是为了防止世界光之一面的生物穿越,更多是为了不让暗面的那些可怕东西冲出来。

    “现在,是不是我就要成为深渊之主了?”李察问。

    他远眺着世界屏障,心情意外地十分平静,却不能不觉得有点遗憾。一旦担任了深渊之主,就会象歌顿一样被深渊意志所同化,然后永远坐在冰冷的王座上,或许千百年后,被另一个魔鬼或者恶魔击败。这是光之生物的天然责任,可是李察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完。

    莫德雷德笑了,说:“实在抱歉,李察殿下,这个位置暂时还轮不到你。按照既定的规则,阿比斯深渊之主的位置理应由恶魔与魔鬼轮流担任。所以下一任深渊之主,是我,而不是你。莫德雷德这个姓氏,在地狱中等同于阿克蒙德如今在深渊的位置。”

    李察深深望了莫德雷德一眼,郑重地说:“谢谢!”

    莫德雷德低沉地笑出声,说:“不用谢我。头儿完成了责任,也终于解脱了。你可以去做你的事,而我呢,可以呆在这里,安静地回忆和头儿在一起的那些时光。很不错的结果,不是吗?”

    莫德雷德抬手朝通向世界暗面的通道指了指,说:“快去快回,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我被深渊意志同化之前还能够坚持一段时间。如果耽误得久了,等你回来时,说不定又要和我干上一架。那时候不管是把我干掉,还是被我干掉,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事!”

    李察点了点头,抱起歌顿留下的盔甲,一个闪现,就回到了浮世德上。他看了看通道另一端无数丑陋之极的怪物,沉吟了一下,脸上闪过毅然之色,喝道:“动力全开!我们撞过去!”

    浮世德缓缓移动,七月彩虹开始绽放夺目光芒,几乎照亮了整个阿比斯深渊!当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