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章二十五 突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两件小事,特别是亲眼看到艾琳和其它男人亲密的情景,其实还是对李察有所影响,只是他当时并不知道而已。

    第二天清晨,整个海湾还在沉睡。随着冬季深入,永夜日临近,离太阳出现的时间尚早,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室外的亮度,地面、山丘、植被、内河,到处都是冰凌,一切都冻得结结实实,折射反射着蓝、白谱系为主的光芒。惟有港湾内的海面依然波浪荡漾。

    无心入眠的李察站在十余米高的大落地窗前,默默俯视着浮冰海湾森寒肃杀的壮丽。在重重吐出一口郁积的浊气后,他忽然感觉到视线开阔了许多,心胸也为之舒展,几乎可以容纳得下整个浮冰海湾。在宏大的空间面前,过去几季的黑暗只留下一缕淡淡的痕迹。虽然它或许会伴随李察很久很久,甚或在余生中每次想起,都会有些刺痛,但是每段记忆,每段痛苦,走出后都是财富。

    李察开始张开眼睛,观察周围的世界。首先进入视线的,就是深蓝中形形**的人。接触得最多的依然是那些教导自己的魔导师们,可是在李察眼中,他们却不再是只会不断倾吐渊博学识的炼金机械,而变成了活生生的人类、精灵、矮人,甚至还有黑精灵。

    魔导师们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他们看待每一个人的目光是不同的,对待别人的态度亦是不同。一举手一投足,一扬眉一注目,甚至于同样的言辞,不同语速不同声调,都在李察的真实世界里映射出不同的结论。随着对魔导师们的了解日益增多,并且观察得日益用心仔细,记忆中可供对比的样本数量日益丰富,李察忽然发现,老师们说的很多话,做出的很多表情,其实背后都隐藏着什么。而这些隐藏着的东西,正逐渐被他掀开。

    魔导师们分处不同领域,因而关系也就不同。有些领域十分相近,而另外一些领域则互不相干。相近领域的魔导师们关系往往不那么好,甚至还会有**裸的相互踩踏,比如说波波维奇和莱利。不相干领域的魔导师间的关系则要融洽得多,很多还是要好的朋友。观察到这些后,李察沉思冥想,察觉到把这些现象串联到一起的关键词是竞争,而竞争背后则是以金币为代表的利益。

    睁开眼睛后,李察还知道了许多事。比如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增加那么多的几何、数学、绘画以及魔法阵课程,对自己未来‘圣构装师’的身份也有所耳闻。

    “原来,老师是要把自己向构装师的方向培养啊……”李察默默想着。虽然是山里长大的少年,可是在深蓝一年多时间,李察的眼界心胸早已不再是当日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可是构装师虽然地位超卓,在李察的心目中却是如水般的淡。在伊兰妮十年的潜移默化下,李察并不知道,自己其实已有了一颗宠辱不惊的大心脏。

    可是不管怎么说,既然知道了老师对自己的期许,李察就不会让她失望。山里孩子都是倔强的,也是爱憎分明的。李察很聪明,诸多的苦难波折更让他远比同龄人要成熟,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在深蓝中的特殊地位,更加清楚自己每月获得的老师的喜悦会让多少人为之疯狂。而许许多多别有用心的人,虽然他们每次看向李察的眼睛里写满嫉妒、欲望和掠夺,但还是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更不敢随意将阴谋用到他头上来,帕潘那次只是个意外,算是几个不知世上水深水浅的贵族子弟犯浑而已。

    此外,李察已然发现不管自己走到哪里,总会有一两个人在远远跟随着自己。无论是李察自己的感觉,还是人群中那些带刺目光从不怀好意到畏惧退缩,他都可以知道,这并不是监视,而是保护。如此,每当想到老师那大大咧咧的性格和爱财如命的特点,李察心底中总会涌上一缕淡淡的暖意。

    这是这个冬季里,李察所得到的惟一温暖。

    幸运的是,在浑浑噩噩的日子里,李察的学业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而在魔法的世界中高歌猛进。只有想到这里,他已初步成熟的心底才会有些欣慰。

    度冬如冬,然后在不知不觉中,春天又已到来。这天的学业完成后,李察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居住区,在经过那架孤单竖立在墙角中的钢铁人偶时,他才蓦然想起,原来生日又到了。

    除了头部完好无损外,钢铁人偶早已严重扭曲变形,几乎看不出本来的样子。那都是李察一次次使用爆发的血脉能力击打的结果。而它附近的墙壁上也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坑坑洼洼,那是被钢铁人偶撞击的痕迹。

    李察走到人偶边,伸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斑驳凹痕。凹痕中有锐利的折边,也有锋锐的裂缝断口。而留下凹痕的,不止是他的拳头,还有手肘、肩头、膝盖,甚至还有头颅。不止一处的凹痕上凝结着已有些时间的陈旧血渍。

    体会着指尖传来的隐隐刺痛,看着片片血痕,李察才明白,原来自己以为在忙碌和平静中过去的冬天,其实一点也不沉寂。那些痛苦,一直还在,只是藏匿得那么深,几乎以为已经忘记。

    钢铁人偶头部完好无损,光洁浑圆的表面映出的是李察有些变形的面容。人偶已破败不堪,多处材质的连接只有薄薄的一线,或许再承受一次击打就会从主体上脱离。李察笑笑,伸手拍拍人偶的脸,就大步向卧室走去。

    第二天的课程中,有一堂绘画课。听完了整整一堂的艺术鉴赏理论后,十几名学员礼貌地依次交上作业画稿,然后陆陆续续离去。李察是最后一个走上来的。不知为什么,看到还是个少年的李察,大师忽然感觉到十分不舒服,目光下意识地避开了李察的眼睛。只要想起李察交上来的那一幅幅‘画’,大师就觉得象有个湿漉冰冷的生物贴在身上,甩都甩不掉,要多难过就有多难过。

    大师的目光掠过李察要交的作业,发现只是一幅30厘米见方的小画,这才松了口气。

    这是幅风景画,画的是冬季的浮冰海湾,以李察惯有的笔触把严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